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顶级时尚 | 您现在的位置: 世界时尚大赛 >> 家居 >> 家居管理 >> 正文
[组图]退潮时,深圳是唯一一个穿着内裤的城市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4-9-29 11:36:16

       

但斌:退潮时,深圳是唯一一个穿着内裤的城市

 

 

        巴菲特有句名言:海水退潮了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如果你经历过完整的股市或者房地产市场周期,就知道他在说什么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这两天,各地正在集中公布地方债审计结果,哪些城市穿了内裤,哪些又在GDP竞赛中裸奔,一目了然。     
        对比这些数字,我发现了几个出人意料之处:第一,北京、上海竟然也是“裸奔”城市;第二,天津重庆“裸奔”不是新闻,全国人民都知道,让人吃惊的是广州的“赤裸程度”竟然超过了这两个城市;第三,在经济总量最大的十个城市中,只有深圳看起来还比较正常,像是穿了底裤。
        在研究地方债之前,我们先看一下主要城市的财政能力。2012年,上海地方财政收入是3744亿元,北京是3315亿元,天津是1760亿元,重庆是1703亿元,深圳是1482亿元,苏州是1204亿元,广州是1102亿元。如果加上卖地收入,这个排行榜唯一的变化,大概是深圳沦落到第七,其他顺序应该没有变化。反正,它们是当今中国地方财政最有钱的7个城市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在研究这些数据前,我猜地方债务负债率最低的也许是北京和上海,因为它们最有钱,而且最“得宠”,中央政府常常主动送上发展机遇,没有必要借地方债来拉动GDP。然而,我猜错了。
        负债率最低的极有可能是深圳。深圳并未公布地方债审计报告,但是此前媒体报道说,市级政府债务总额是136亿元,区级很少有超过100亿的,大概只有龙岗区因为大运会负债稍高。参照其他城市市级债务跟区级债务的比例推算,深圳地方债总额很难超过800亿。即便按照1000亿计算,也只相当于深圳2012年预算内财政收入的68%。   
        说到这里,我要插一句。目前国际上尚无统一的,关于政府债务的衡量标准。一般会用负债除以GDP,这是一个参考指标。但GDP不是政府收入,因此这个指标没有意义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目前在统计负债率的时候,各地政府倾向于做大分母,做小分子。将政府债务分成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”,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”和“负有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”。第一项100%算成债务,后两项打折计算,而且折扣非常高。其实,后两项债务基本上是事业单位和国企性质融资平台借的钱,最终财政不兜底是不可能的。  
        地方政府一般使用“地方综合财力”做分母,也就是预算外、预算内财政收入的总和,但预算外收入不在统计公报中公布,很难接受监管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大打折扣。即便全是地方政府的收入,预算外的收入也是不稳定的,尤其是卖地这类泡沫化收入。我觉得,最审慎的方式,是看债务跟地方预算内收入的比值。  
        那么北京、上海情况如何?根据审计报告,截止2013年6月底,北京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6506亿元,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152亿元,负有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896亿元,北京官方宣布的负债率是99.86%。但如果按照我的算法,即便完全不考虑后两项债务,北京债务已经是地方年财政收入的1.96倍;而上海,三种责任的债务分别是:5194亿元、532亿元、2729亿元,仅仅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,就已经是地方年财政收入的1.39倍。  
        如果简单将政府三项债务相加,北京和上海的总债务已经是地方年财政收入的2.28倍和2.26倍。
        天津政府三类债务分别是2246亿元、1481亿元和1089亿元,只考虑直接债务,相当于上年地方财政收入的1.28倍;如果三项债务简单相加,相当于上年地方财政收入的2.74倍。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广州也没有公布审计报告,但市长陈建华在市委全会上透露,截至去年6月,广州市政府性债务2865亿元,暂付款等隐性债务696亿元,合计共3561亿元。债务总规模是上年地方财政收入的323%,在已经公布数字的一线城市中高居榜首。广州的债务如按年息6厘计算,一年付息约220亿元;如果按照9%的市场真实融资成本计算,一年付息320亿,而广州2012年的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仅1102亿元!
        重庆、苏州地方债审计报告目前还没有看到,但此前公布的2014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:“部分区县融资成本较高,债务规模和偿债压力较大,潜在风险不容忽视。”而根据媒体公开报道,苏州仅城投债规模就不下四百亿元。因此,这两个城市债务水平远远超过深圳是没有问题的。 
        此外据媒体报道,近年来包括南京、成都、合肥、昆明、长沙、武汉、哈尔滨、西安等9个省会城市的负债率超过100%。其中,最高的甚至高达189%。如果换成我审慎的计算方式,这些城市的负债率只会更高。   
        最近几年,中国城市间GDP竞赛日趋白热化。其中第二梯队,也就是广州、深圳、天津、苏州、重庆之间的角力非常引人注目,常常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。天津和重庆,因为获批了国家级新区,因此财政获得了巨额的返还甚至是转移支付,所以地方财政收入增加很快,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也非常惊人。2012年,重庆投资规模是9380亿,天津是8871亿,深圳、广州分别只有2314亿、3758亿。而北京和上海,经济体量这么大,也只有6463亿和5254亿。天津、重庆固定资产投资的规模,大到了令人恐惧的程度,简直就像一辆时速500公里的高速列车。    
        面对天津、重庆咄咄逼人的态势,以及深圳、苏州的长期尾随,当了多年“老三”的广州感到了巨大压力。广州在财政上没有获得像重庆、天津那样的巨大优惠,加上又要承担广东省“长子养家”的义务(深圳计划单列,只向中央交钱,基本不向广东交钱),财政上捉襟见肘,连苏州都不如。所以,要在GDP上保住“老三”地位,只能借钱搞投资。因此,我们看到广州的负债率非常高,竟然超过重庆和天津。     
        在这轮GDP长跑中,从负债率我们就可以看出,广州、天津、重庆,甚至北京、上海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头,或者说服用了兴奋剂。只有深圳,还算正常状态,真实负债率大概不到广州的四分之一,北京的三分之一。  
        2013年GDP的成绩单正在陆续公布,天津以60亿元极其微弱的优势,超过了深圳,实现了“当老四”的梦想(编者注:据肇庆统计网公布的消息,深圳2014年GDP为14500.23亿元,增长10.5%,仍居第四;天津为14370.16亿元,增长12.5%)广州以753亿的优势,继续领先天津,守住“老三”。苏州和重庆,显然已经心力交瘁,跟上述三个城市的差距开始拉大。不过,广州和天津也已经是强弩之末,未来几年将陆续显露疲态。尤其是天津,目前鬼城处处,就连全力打造的新CBD——于家堡、响螺湾都面临烂尾。 
        深圳之所以成为经济最健康的大城市,有两个根本原因一是深圳作为最早最成功的特区,建立了比较健全的市场机制,政府对经济干预较少,市场自由度高。二是早在2005年,深圳就面临政策优势不再、土地和能源紧缺、环境容量透支、人口不堪重负等“四个难以为继”的倒逼。从那时起,深圳就一直在推动经济转型。     
        也就是说,深圳在戒除“投资依赖症”上,比全国其他地方早了至少8年。
通过这些年的努力,深圳不仅万元GDP的能耗、水耗、地耗全国最低,每年国内发明专利授予量位居全国第二,国际专利量授予量占全国将近一半。在全国千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中,空气质量最好,交通状况最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地方债审计,掀起了盖在中国城市身上的遮羞布,让我们看到了光鲜外表之下的巨大风险。假如有一天危机爆发、海水退潮,你也许会发现,沙滩上只有深圳等极少数城市还穿着内裤。

 

 

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
  •  
     
     更多>>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
     
     
    [吉林] [辽宁] [内蒙古] [北京] [天津] [河北] [江苏] [安徽] [湖北] [山东] [山西] [上海] [浙江] [福建] [广西] [四川] [重庆] [贵州] [云南] [广东] [湖南] [新疆] [陕西] [江西] [海南] [深港澳]